赚吧故事●小东人生

原创 梦斌讲棋  2021-11-29 05:37 
在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和B站搜索“梦斌讲棋”,即可观看站长的象棋实战视频!

注:本文保真保原创,如果您想看,麻烦点收听。倘若有空,我尽量一个星期更一篇,每篇不重样。我只写最真实的故事,谢绝意淫。如果觉得勉强可以麻烦加个果,续费贵,谢绝转载,冒用必究! 有人说按照真实改编,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这就好比你上学老师问你鲁迅的文章表达了作者的什么思想之类,或许当时的鲁迅描写这段话的时候仅仅是为了凑足那篇约稿的稿费所需要的字数,亦或者作者当时心止如水,毫无感情。除去心里描写无法回答,我只能按照生活来描写故事。

故事,源于生活,生活中的每件事的背后都无时不刻的有着记录这件事情的作者,无论他是用笔、纸或者仅仅藏在心里。
由于故事的真实,所以您收听我,会在以后的故事里看到一些商业逻辑,宦海沉浮,尔虞我诈。当然,由于太过真实,我会尽可能的带过或者用一种委婉模糊以及虚假的方式叙述。毕竟,故事只是虚拟,如果你代入生活,恐将面临牢狱之灾。我只是故事的讲述者,不是给朋友挖坑的掘墓者。这里需要阐明一下,希望大家谅解。

 

 

雨一直下。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凉,我并非不认同此话,只是认为身处江南,毫无秋季可言,往往今日短袖短裤挥汗如雨,第二日忽冻得哆嗦翻箱倒柜把御寒的棉衣穿将起来。所以雨季的到来也就意味着天真的冷了。

十年前的秋冬时分,当我第一次看见小东的时候,小东正挥舞着菜刀在街口杀鱼。只见小东麻利的从身后的鱼缸中捞出一条青棍放置在台前的电子秤上,称重,收钱。三下五除二剔除鱼鳞,转身刀背朝内,嚓的一下开膛破肚,一股脑的将五脏六腑取出,扔进旁边的污秽缸中,那缸口宽三尺有余,高约半丈,只闻得阵阵鱼腥味。小东将手中的鱼在水池里涮一下装袋便完成了整个杀鱼卖鱼的过程。

我从记事起,小东的父母便在镇上卖鱼,想来已有数十年之久。子承父业,小东从高中毕业之后便开始卖鱼。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认为这就是小东的一生,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因为对于古代女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同样的,男性从青年便开始学艺,想更换行业太过艰难。所以从大多数人的青年时代,往往可以窥见人的一生轨迹。何况我认为卖鱼是个不错的营生。至少比大多数工薪族们收入高很多。直到有一天水哥找我,他说小东已经不杀鱼了。我大为不解。这鱼摊虽不敢说日进斗金,但是作为菜场两家固定水产摊位之一,每日起码也得有大几百的收入。水哥说零售才能赚几钱银子?赚的都是辛苦钱。往上做批发才是关键。于是小东拿着父母积攒的几百万家资杀向了水产批发产业。

如果用事后诸葛来形容小东的做法,应该算是先见之明。在如今的中国大部分地区,菜场已是一代人的回忆。太多的年轻人买菜首选是超市和菜店,菜场,那是偶尔想起来才会去的场所。

超市和菜店是如何替代菜场的呢?其实这与这背后的商业逻辑有关。菜场的进货渠道来源于三道贩子,三道贩子的菜来源于大型蔬菜批发中心的二道贩子,比如说著名的北京新发地,青岛城阳等等。二道贩子的菜来源就比较复杂了,有专业种植养殖大户直供,也有头道贩子去每村的收购。

所以菜场的小菜贩们主要的拿货渠道则是清晨的三道贩子用卡车拉到菜场贩卖给小菜贩。随后零售。而菜店最起码可以取代三道贩子,直接从大型批发市场的二道贩子处入手。有规模的超市甚至可以从头道贩子或者大型养殖种植菜农中收购。相比起来,他们价格更低,所以也就逐步淘汰了菜场。

从这个角度来看,小东朝上游发展是必然,坐以待毙只能日渐式微。小东拿着父母积攒的几百万养老款进入鱼市批发。用小东的话来说,要玩就玩把大的。小东买了辆卡车,然后花费十几万改装成专业贩鱼车。开始从事给大型批发市场供货的头道贩子生意。

商场如战场,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没有经商经验的人难以窥见里面的残酷。小东用他亏损近百万的教训给所以朋友上了一课。这是十年前的事情。我们所有人,都不寒而栗。这个本地以及覆盖周边城市的大型批发市场的水产供货商,竟然垄断在三家巨头手中,外人难以插足。

当小东信心满满的收购一车鱼获开往批发市场,三家巨头立即降价。如此反复,直到把新入者逼退。很多人会问,另外三家就不会亏本吗?答案是不会,因为三巨头的供货商稳定,是按照市场价和鱼厂结算,而新入局者都是现金结算,降价不仅意味着商品会亏损,更意味着油钱,增氧等设备投入全部打了水漂。我曾经问过小东,不供批发市场,难道不能直接供给各乡镇菜场吗?小东摇了摇头,坚定的说NO。因为鱼是鲜活商品。长途跋涉,如果不能尽快出货,一旦死亡,则损失更加惨重。而一车鱼少说三五万斤,多则十几万斤,这是多少个乡镇都吃不下的数量。

这让我想到了京东,当年的京东跨行业进入图书,进入家电,无一例外的都遭到行业巨头的联合打压。京东财大气粗,对付的办法则是亏本卖。从三道贩子手里买入,亏巨资甩货。有销量就不怕厂家不心动。联合抵制也就成了空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东如果先稳定菜场生意,扩大销量然后逐步朝上游发展,也许最终会成功。只是这种成功,常人遥不可及。现如今就连大型连锁超市的水产也不敢做到直采,大多承包给第三方。更别提小东这样的小商贩了。

折戟鱼市之后,小东便浑浑噩噩的活着,每天醉生梦死。小东的老婆也和小东离了婚。小东的老婆我只见过一次。是阿力的前女友介绍的。据说是阿力前女友的同学。而阿力之所以认识他的前女友,是一款叫劲舞团的游戏。在今天相信还有很多人对这款游戏不陌生。那是一个据说令无数女性失贞的游戏,我只体验过一次,无奈手指不够灵活,便没有再玩。据说阿力玩此游戏已是大神,勾搭的妹子不计其数,用他的话来说,这破游戏,如果不是妹子们玩,我才懒得理,阿力对游戏有着独到的见解,从跑跑卡丁车到劲舞团再到劲乐团,他只玩女性多的游戏。对传奇,传世以及CS等毫无兴趣。

小东重新单身之后,小东的亲戚给小东介绍了女孩,女孩和小东见了一面,视如敝屐,自然也就没有下文。小东后来说,他当时就恨之切切。真是落魄凤凰不如鸡。

一个月后,小东找我,他说他想做电商。我问他卖什么。他说卖衣服。我复问何处进货?他说常熟和四季春。这两处是中国服装批发中心,相信每个服装从业者皆知。小东说他想做女装,在拍拍网卖。那是2012年的冬天,中国电商如火如荼。当时的马化腾雄心勃勃,收购了易迅,想在电商业大展宏图。马化腾的电商帝国梦想随着3Q大战而清醒。而小东此刻已经是拍拍网女装类目排行第二名。小东的行事风格恨简答,钱。砸钱,开车。小东说,高峰期,每天花费三四万,实在没钱了,把家里房子都抵押了。生死命悬一线。最终做到了行业老二,那又怎么样呢?

随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拍拍转手给了京东,我曾经和拍拍的一个类目经理聊过,他说他也不赞同,可是他也没办法,人言轻微。我从他那段话中看不出他究竟是对拍拍网的不舍还是害怕丢了工作。因为拍拍给了京东,意味着员工要么前往北京,要么离职。后来这个经理的QQ暗了下去,再也没有亮过。

小东在拍拍是个B店,按照京东的政策,迁移入驻。广大C店卖家就没有这个好运了,完全被抛弃。京东为了表达对拍拍商家的重视,内部决议严格审核其他新入驻商家来表达对拍拍商家流量供应的诚意。

小东在京东并没能做到行业前茅,这是因为相比起拍拍,京东的规模远不是拍拍这种可比的,所以即便花费再多,那也遥不可及。不过小东在京东也确实混的风生水起。日子过的不错。我曾经去过小东的办公室,此时的小东已经把场地搬到了浙江,他租了一栋市区别墅,别墅大约有500多平,一层堆货,二楼办公和睡觉。小东说每日三餐皆是饭店,小东和本地两家饭店签了协议,轮流给其送饭。为什么是两家呢?因为一直吃一家会厌。

数年时间,小东买了宝马,换了房子。有一次小东过生日,一众亲戚朋友到场,国人大抵如此。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相比起来富人的生日宴会皆是高朋满座。那天小东喝的半醉,坐在我们桌边,他问我,你记得小娟吗?我楞了一下,他说就是那个当初相亲介绍认识的,嫌弃我穷。我瞬间了然,随后嗯了一声。这事我只听说,但我没见过那个女孩。小东越说越大声,她算什么东西,后来嫁给了谁谁,我特么现在一天就赚她几个月。。。。。

一众人投来目光,我只得假装干笑几声,安慰道:怪那女的有眼无珠罢。随后水哥举杯给小东劝酒以岔开话题。我拉了拉水哥的衣角,东哥醉了,送他回去吧。

上帝欲让其死亡,必先让其疯狂。这场失态的宴会中,暗藏着小东人生最大的失意。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一年后,小东给我打电话,他说他想回家。我问为什么。他说被薅了把羊毛,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我还懵懂的以为是赚吧哪个吧友或者什么漏洞导致破产的故事,后来才知道根本不是如此,小东从千万资产到破产,只是瞬间。这瞬间的背后,则是这么多年努力奋斗所带来的恶果。

 

那么这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我们下期再码。如果想看,记得点收听。
为什么不继续码下去呢。 最近忙,我只能抽空码一会。我从10点开始码字,码到凌晨,想着还有一堆事要干,只能说声抱歉。

我只写最真实的故事,讲述着那曾经的过往。漆黑的夜。敲打键盘,虚度人生。愿所以吧友都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本文地址:https://shangcenglou.com/3423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上层楼教育-象棋基本功的训练方法的公众号,公众号:heimaoseoer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梦斌讲棋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